初心之路|奇瑞“舵手”尹同跃:用心打造车企“百年老店”

时间: 2021/06/24
来源: 澎湃新闻

图|2021年6月 尹同跃出席中国汽车重庆论坛

1995年,年仅33岁的尹同跃从一汽南下安徽芜湖主持汽车项目,自2004年起担任奇瑞汽车的“舵手”,已经17年。如今,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奇瑞控股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的他依旧奔波在造车一线,为奇瑞这艘千亿级车企的“航行”把舵。

从芜湖城北一个废弃荒芜的破砖瓦厂中起步,尹同跃和奇瑞创始团队在破陋的“小草房”中艰苦创新,攻克被誉为汽车“心脏”的发动机技术,造出了第一台国产轿车,并很快下线十万台轿车、百万台轿车.....经历了“野蛮生长”的十年之后,奇瑞从2010年开始实施全面战略转型,从粗放式发展向内涵式发展转变。转型阵痛过后,奇瑞逐渐由“大”变“强”。

尹同跃自嘲,除了2021年,之前每一年都处于压力中,这种几乎无人能真正理解的压力,直到2021年奇瑞迎来各项经营指标的全面腾飞,他才稍稍松口气。

图|2021上海车展上的奇瑞展区

采访时,尹同跃表示,他和奇瑞一直没有忘记自己的“初心”。他的初心就是用专业所长带领团队打造民族汽车品牌;奇瑞的初心就是要打造一个响当当的“百年老店”。

| 怀揣汽车梦,“从无到有”建奇瑞

1962年11月,尹同跃出生于安徽巢湖。自幼聪颖好学的尹同跃,成为改革开放后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他母亲回忆,考大学的时,尹同跃本想读成都的一个军工学院,但她舍不得孩子离家太远,后来尹同跃才去的安徽工学院(现合肥工业大学)。

1984年从原安徽工学院汽车制造专业毕业后,尹同跃进入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红旗轿车厂任工艺员。受过高等教育又勤学苦练,尹同跃很快脱颖而出,当上了一汽-大众汽车有限公司总装车间主任兼物流科科长,获一汽“十大杰出青年”称号。1995年,安徽芜湖代表团在参观一汽时发现了这位已小有名气的老乡,芜湖方面“死缠烂打”,力邀尹同跃回芜湖主持汽车项目。被对方的真诚所感动,尹同跃最终接受了邀请。

6月17日,在奇瑞控股集团总部,尹同跃告诉记者,他最终选择来芜湖其实是被当地造车的决心所打动。芜湖有一个“汽车梦”。

1958年,北京举行的国庆成就展上,向世人展示了3辆国产车——“解放”牌卡车、“上海”牌轿车和芜湖江南汽车修理厂生产的“江南”牌三轮汽车。上世纪90年代,芜湖便有通宝汽车、一汽扬子汽车底盘厂。

图|1997年奇瑞创业初期的“小草房”

上个世纪80年代,芜湖还是一座以轻工业为主的城市,支柱产业是轻纺。尹同跃回忆,后来纺织业陷入困境,芜湖经济急需要转型。在这种背景下,1991年,芜湖市提出建设汽车城,得到了省里的大力支持。

当时芜湖市领导告诉尹同跃:“总是为外国人做事没有出息”。思前想后,怀揣造出国产汽车梦的尹同跃毅然放弃在一汽的工作,南下家乡安徽,用市里给的30万元注册了公司,带着最初的“八大金刚”创始团队踏上自主造车的道路。但汽车制造业资金、人才、技术高度密集,并非有一腔热血就行。“小草房精神”,反映了创业初期奇瑞艰苦奋斗的经历。

创始团队成员之一,现为奇瑞控股集团经管会成员、总经理助理的金弋波向记者回忆,当时芜湖城北有一个废弃荒芜的破砖瓦厂,厂区很多路都不通,满是水塘和淤地,奇瑞最初的办公地就在厂里的几间草房里。办公桌不够用,他们就用设备包装板自己搭;市长来了,就围着木板桌子在四壁漏风的小草房里开会。夏天,大家要踩着自行车从二十公里远的住处过来上班,草房里又闷又热,辅助设计的电脑经常热得死机。冬天,四壁通风,技术人员冻的笔都握不住。

但就是在这样的办公环境里,团队以“干不成,就跳长江”的勇气,经过500多天的钻研和攻关,于1999年5月18日成功点火第一台发动机。

图|1999年5月18日奇瑞第一台发动机下线

曾有老一代汽车工业人评论道:早期中国汽车工业的50年,是受到发动机技术制约的50年,民族汽车工业如果不突破发动机技术,就不算真正起步。深谙这一道理的尹同跃和团队当时憋了一口气,他回忆,成功点火时正是深夜,当时他们所有人激动地彻夜难眠。

此后,奇瑞又投入当时的全部“身家”,与奥地利AVL公司联合开发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ACTECO发动机,同时培养自己的发动机研发人才。成功开发出ACTECO三大系列共18款发动机,在中国车企中掀起了自主创新的热潮。

1999年12月18日,首台奇瑞轿车成功下线。

2001年1月3日,第1万辆奇瑞轿车下线。

2003年3月1日,第10万辆奇瑞轿车下线。

2007年8月22日,第100万辆奇瑞轿车下线......

奇瑞在芜湖这座“长江明珠”城市真正踏上了自主造车的道路,一步一个脚印成为国内外知名汽车品牌。

图|1999年12月18日,奇瑞第一辆整车下线

图|奇瑞孵化的工业机器人产业

| 走“自主创新”之路

尹同跃曾形容奇瑞是个对待技术创新“很疯魔”的企业,他本人也被业界形容为“汽车狂人”。一直以来,奇瑞一直坚持走那条更艰难的自主创新之路。

他举例,在新世纪初,奇瑞斥巨资自主开发轿车用发动机的时候,行业主流声音几乎都认为奇瑞是在砸钱“找死”,肯定不会成功。但尹同跃顶住了压力。如今,奇瑞ACTECO系列发动机历经三代“进化”,打造出一系列先进的发动机产品,下线发动机总量超过880万台,先后有6款奇瑞发动机获选“‘中国心’十佳发动机”称号。

图|奇瑞自主开发的高性能2.0T发动机

尹同跃告诉记者,在24年的技术创新历程里,奇瑞每年投入销售收入的5%-7%用于自主研发。从发动机到变速箱,从核心零部件到整车平台开发,从传统汽车技术到新能源、智能网联等“新四化”技术……奇瑞打破了一项项曾被国外垄断的核心技术壁垒。

也正是由于持续创新,赋能企业发展,奇瑞拥有近30个国家级创新型企业、技术中心和实验室;先后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1次、“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3次;10余次荣获“中国大陆创新企业百强”“中国品牌创新引领企业”等荣誉。

王学勇便是在“技术奇瑞”的创新氛围中成长起来的一名国家级技术能手。18年前,王学勇中专毕业后来到奇瑞,进入装备生产线,从一名普通操作工做起学思践悟,在整车质量问题解决、控制和售后问题中,钻研创新一套独特的分析和解决方法,成为安徽省战略性新兴产业技术领军人才。

6月18日上午9点,在奇瑞汽车总装二车间内的“王学勇工作室”,王学勇和团队成员正在给即将进入总装生产线的十余名初级操作工指导。在基础、综合、模拟三部分操作器上熟练掌握工艺后,这些操作工才会进入正式的生产线,减少差错、提升效率。

图|王学勇手把手指导徒弟

“奇瑞有‘师徒结对’文化,吸收了中国传统“师徒制”的优点,并赋予新的时代内涵,更加注重师徒间的双向交流输出,我自己也是在这样的环境中,从学徒工迅速成长起来”,王学勇告诉记者。

在工作室一旁整车生产线上,王学勇指着穿梭在各生产工位的智能运载零件的机器车和整齐有序的零件分类区告诉记者,十几年前的整车装备工艺流程远不如现在标准有序,没有工业机器人的辅助,基本是全人工装备,效率和精度远不如现在高,现在隔一段时间就在优化流程。他感慨,“见证了国产汽车工业的变迁”。

图|奇瑞瑞虎8 PRO在俄罗斯上市

作为我国最早探路国际汽车市场的自主品牌,奇瑞“走出去”已整整20年。据尹同跃介绍,如今奇瑞集团的汽车产品销往全球80多个国家和地区,累计出口近180万辆,连续18年位居中国品牌乘用车出口第一,连续五次获得“中国企业海外形象20强”荣誉。按照规划,到2025年,奇瑞将实现汽车出口50万辆、出口额50亿美元的“双50”战略目标。

图|奇瑞在巴西市场

尹同跃告诉记者,他们一直有着“危机意识”。从造第一辆车开始,依托这股创新开拓的“劲”,他们相继推出了风云、QQ等经典车型,在中国自主品牌中迅速崛起成为“带头大哥”,这种情况一致持续到2012年。

“正好处于那个高峰期,奇瑞进入快速扩张期,干了很多车型,也犯了很多错。但是总体来说比较粗放,缺少系统规划,缺少对市场的敬畏。”尹同跃认为,2000年到2010年,这十年的时间,是奇瑞的“野蛮成长”的阶段。

也是在2010年,奇瑞第二百万辆汽车下线仪式之际,尹同跃带领奇瑞实施全方位战略转型。2013年7月,也就是奇瑞汽车的战略转型的第三年,奇瑞用一款艾瑞泽7打破了“奇瑞已经没落”的传言。而这款产品的推出,不仅标志着自主品牌汽车正式开始了真正的自主创新,也代表奇瑞汽车战略转型第一阶段基本完成。

转型后的成绩喜人。数据显示,奇瑞集团2020全年累计销售汽车73万辆,其中;奇瑞品牌累计销量达到44.9万辆,同比增长8.6%;奇瑞海外市场实现新突破,全年出口汽车11.4万辆,连续18年位居中国品牌乘用车出口第一。

“不过,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尹同跃坦言,再学100年丰田也不为过,同时新势力的创新能力也要吸收。

 

| 初心不改,“拥抱未来”

“过去我们说,汽车行业是一个没有尽头的马拉松,现在不仅是马拉松,还要参加铁人三项、铁人五项比赛。传统的东西不能放、投入不能减少,新的智能汽车、自动驾驶这些技术还依然要增加投入。”采访时,尹同跃告诉记者,汽车行业需要不断融合最新技术的特点,使几乎所有汽车人都保持在强烈的危机感中,不敢有丝毫松懈。

随着新能源、智能互联浪潮带来的技术革命,消费升级催生的迅速迭代,汽车行业的竞争更加激烈,很多游戏规则都被改写。

“汽车行业140多年的历史,走到今天发生非常大的变化。但汽车行业本身的就是一个与时俱进的行业,是能不断兼容并蓄其他行业诞生出来的管理变革、技术创新、新理念的一个行业。”尹同跃说,汽车本质上还是一个交通工具。它可以叫新能源汽车、智能汽车等等各种名字,但它是汽车,是一个交通工具,交通工具的第一属性是安全。

尹同跃认为,对于安全本身的属性来说,因为现在汽车的加速性越来越好,道路条件越来越好,在这种情况下,安全方面比过去提出更高的要求。特别是现在大量软件的应用,给汽车安全带来更大、更新的挑战。

此外,尹同跃认为,软件对汽车行业变革的确冲击很大,更准确说是客户定义汽车。因为新一代的客户,叫做“Z时代”的客户,这些年轻人天生求变、天生个性化极强,他们的要求跟过去完全不一样,这一代人的消费特点重新定义了汽车。

图|奇瑞艾瑞泽5e无人驾驶汽车

尹同跃一直希望奇瑞拥有一批新生代的忠实客群。他认为,客户价值管理是奇瑞新一轮变革的核心,过去以竞争为导向的思维已经不能适应未来发展,奇瑞将打破过去的思维束缚,真正去理解客户需求,解决客户痛点,找到客户兴奋点,创新顾客价值,聚焦客户体验,并逐步培养客户成为企业的粉丝。

明者因时而变,知者随事而制。尹同跃称,实际上大众、丰田、一汽这样传统的企业一方面在传统的赛道上快速前进,另一方面也不断快速开拓新的赛道,奇瑞也如此。奇瑞提出要变成像“双T”的企业,一是像丰田(Toyota)那样,继续把传统车做好,把质量做好,把基础夯实;二是像特斯拉(Tesla)那样持续创新,能够打破常规、与时俱进、跨界融合。“传统的越来越深,新的一样不少!”

2018年9月,尹同跃曾发表过一封公司内部信,信中结尾写到“凡是过去,皆为序章。前面是一条充满希望的路,也是会有更大挑战的路。我希望每个奇瑞人不忘初心,秉持“小草房”精神,以枕戈待旦的状态投入未来的战场。”

他说,其实他和奇瑞的初心都很朴素,就是要争一口气,要为中国老百姓造车,要打造民族汽车品牌,这个初心支撑着他和奇瑞走过了艰辛的创业之路。

夏娃的诱惑优酷蔡琳版